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English  
 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当前的位置 :走进红桥 > 红桥新闻 正文
【改革开放四十年】满满童年回忆——红桥西北角的变迁
2018-11-09 09:22   稿源: 红桥在线   编辑: 红桥区政府   

  提起天津市的“西北角”,年纪稍长点儿的“老红桥儿”都会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怀。错落的大街小巷遍布诱人的小吃,盆糕、蒸饼、枣饽饽、凉果……满满都是童年的回忆。但对西北角老居民郜建辉而言,最难以忘怀的还是那许许多多纵横交错、熙熙攘攘的街道里巷。

  曾经的西北角

  如今的西北角陆家嘴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,年幼的郜建辉家住“西门里儿”。记忆中在门口玩耍时,总能听到家长在身后的喊声:“别跑远了!别过红桥!别去西北角!”他和小伙伴们嘴上答应着,但一玩儿到兴头上,就“跨界”到达西北角,穿梭在那里的大街小巷。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,郜建辉去和平区上学,与西北角的接触渐渐少了。但小伙巷、西关街、先春园大街、文昌宫大街等西北角数十条大大小小的马路、街道却一直无法从他脑海中抹去,魂牵梦绕地勾起儿时的记忆。这期间,西北角也发生了许多变化,有了宽阔的芥园道,铃铛阁小学并入了铃铛阁中学,原来低矮的、墙不避风、瓦不挡雨的八九平方米的平房没了,新春花苑高楼拔地而起……

  曾经的大丰路

  如今的大丰路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,回到红桥区工作的郜建辉将家安在了西北角太平街。近二十年过去,再次亲近西北角,儿时“下雨淌水、雨停䎬泥”的街道变成了柏油路面,路边随意“撂牛”的商贩,有了固定的铺面与商亭,一些原来的院落还在,依然可寻得在“九道弯”胡同捉迷藏的身影,街道里巷中似乎还能够听到儿时回荡在胡同里的“磕灰儿”“面乌豆”吆喝声。

  曾经的西北角地铁站

  现代化西北角地铁站

  现代化西北角地铁站

  闲暇之余,郜建辉细细琢磨西北角这些路、道、街、巷的名称,总是觉得用词有些不准确。明明是叫铃铛阁大街,但宽度只有一米多;虽叫大伙巷,但不算两边的商铺,那路也宽可过车;而小马路则宽不了多少……为此,郜建辉还特意跑到图书馆翻寻资料。查得《周礼·地官》中的注解:“途容乘车一轨,道容二轨,路容三轨。”即途宽走一车,道宽二车,路宽三车。《说文解字》中解释有:街,四通道也。巷,里中道,里是居民区的名称。

  “叫嘛有那么重要么?关键是要看心情。小胡同叫大街,听着痛快、走着高兴、说着有面儿,这就是幸福!”邻居家二哥对郜建辉的“较真儿”不以为然,“改革开放以来,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,心情也越来越好。您没看到,现在的小区,叫大厦的、叫花园的、还有叫什么世界的,不就图个乐和!”

  惠灵顿国际社区

  的确,到了二十一世纪,西北角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完全印证了二哥的话。北马路、西马路变宽了,宽的已经超出了《周礼》的规定;大伙巷、小伙巷、针市街没了,变成了国际化的惠灵顿高档社区;太平街、先春园、西大弯子、小马路、九道湾被标准化居住区和水游城商场、酒店所取代……新世纪的西北角,走的路宽了、看的景新了、听到的笑声多了,人们的日子已经不能再用简单一个“好”字来形容。

  水游城

  如今的西北角,儿时的螺丝转烧饼、蜜麻花、面茶还在,鸡蛋老虎荚、素丸子、乌豆还是那么诱人,浆子里挑的鲜豆皮、白锅儿酱制的羊杂碎,依旧为那些寻找记忆的“老西北角人”静静守候在那里。通过西北角的变迁,不难看出改革开放四十年人民富起来了、国家强起来了,而记忆深处难以忘怀的那些思绪,也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。

关于我们 | 使用帮助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导航
主办: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版权所有: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技术支持:北方网
网站维护电话:86516853
网站标识码:1201060001  非经营许可证编号:津ICP备10201451号  津公网安备 12010602120171号
建议使用:1024*768分辨率/IE6.0或以上版本浏览器访问本站